您好,欢迎光临本店! [登录] [免费注册]

相关商品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 > 中国书法九成宫拓本与出版物

中国书法九成宫拓本与出版物

艺术品中国 / 2013-01-26
[] [] []

    中国书法九成宫,全称《九成宫醴泉铭碑》,魏征撰文,欧阳询书丹,立于贞观六年四月(公元632年)。记太宗于九成宫避暑时发现泉水之事。此碑高2.7米,厚0.27 米,上宽0.87米,下宽0.93米,全碑二十四行,行四十九字。此碑中国书法首身相连,首有六龙缠绕,额篆九成宫醴泉铭六字,侧有宋明题字,碑座已损,今断为五石,仍在陕西麟游九成宫。


   
中国书法九成宫乃欧阳询七十五岁所写,用笔方整,结构严谨,尽显欧书中国书法结构布置精严、圆润中见秀劲之特点,全碑无一笔松懈,更无一处紊乱,乃欧阳询登峰之作,明赵涵于《石墨镌华》评此碑为“正书第一”。或赞曰:楷法极则。亦不为过。


   
中国书法此碑为后世学书者奉为圭臬,椎拓极多,又加风化,碑断字损,又有逐利者剜凿,好事者挖补,久而久之,几乎无一笔不凿,无一字未补,至明清时,笔画瘦弱,锋芒全失,本意俱失。是故,旧拓虽多,而善本极少。今日,我辈幸甚,良工旧拓,又有影印,多可展观,然虽有善本,而选本、照相、制版、用纸、印刷、装帧缺一不可,是为杂说。

 

1.北宋拓本


   
中国书法北宋拓本的依据:第五行“重译来王”的“重”字未损。现存的中国书法北宋拓本极稀,大多深藏北京故宫博物院,有广为人知的李祺本,不为人知的库装本以及北京图书馆的吕伯威本等。


1.1李祺本


    此本
中国书法先在明驸马都尉李祺处,故名,清初,归高士奇,为之重装,其后归赵怀玉的味辛斋、金绍权的守安堂所藏,1952年,张明善(张彦生之子)于沪上旧书店偶得,后献与北京故宫博物院。


    此本
中国书法为薄纸,扑墨拓,字迹较他本肥厚,碑文“云霞蔽亏”等字也无泐痕;“重译来王”之“重”字完好;“长廊四起”之“四”字不损。拓墨沉黝,精神完足,近现代碑帖鉴赏家普遍认为,此本是现已知传世最早,捶拓最精,损字最少之拓本。


    文物出版社印刷多用此本。早年曾以珂罗版印刷,线装发行少量印本。1981年以后,文物出版社开始多次地大量印刷简装本。2006年,文物出版社将其重新拍摄制版,虽为黑白印本,但清晰度高,质量可圈可点,而售价实惠,诚为学书者案头必备。坊间流传者,多从此出。


    二玄社《原色法帖选》亦曾刊行彩色精印本。窃以为乃故宫摄影供稿,照相一项略逊,然制版用纸印刷装帧多有可观处,惜其价甚昂,多为学书者所弃。


    上海书画出版社许是翻印旧时珂罗版或二玄社《原色法帖选》,清晰度一般,而纸张反光、纸质硬挺,展观临习颇有不便,为学书者所诟病。


    香港商务印书馆、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“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”中《名碑十品》亦选此本,彩色印刷,摄影制版印刷质量高,清晰度、色彩还原更胜二玄社,堪称李祺本最佳。

 

1.2库装本


    此本为明库装本,未见传绪,初藏于内府,溥仪逊国而流出,初由京师韩麟阁以五百金购得,后经二十年转到萧山朱文钧手。五十年代朱氏后人将此本捐献故宫博物院。


    此本厚麻纸,擦墨拓,碑文内“重译来王”之“重”字完好;“南逾丹徼”的“丹”字,横画右端收笔处见石花分开而尚未并成一笔;“长廊四起”之 “四”字犹存;“云霞蔽亏”有剥蚀泐痕。


    此本未曾剜凿,而略逊于李祺本,亦可宝之。1998年紫禁城出版处收入“故宫博物院珍藏历代碑帖墨迹选”,黑白缩小印,制版草率,窃以为有版本参考价值,而无临习收藏价值。


    【朱家溍(朱文钧之子)则认为,通过另外一些字迹的比较(“丹”“紫”“宜”“承"),发现库装本的捶拓时间应比李祺本早,李祺本的貌似完美是动过手脚的,比如“长廊四起”的“四”下半部,“霞蔽亏”三字都有填墨描补痕迹。】

 

    故宫中国书法另藏一“重”字未损北宋拓:剪裱本,行7字,翁方纲题签,王澍、翁方纲、陈昌齐、成亲王、周祖培、周寿昌、陈宝琛等跋12段,上有鉴藏印41方。未见出版。

 

1.3吕伯威本


    现归北京图书馆, 《中国国家图书馆碑帖精华》收录

 

2.南宋拓本


    南宋拓本的依据:第二行“长廊四起”的“廊”下未与石泐连;第三行“穷泰吉侈”的“侈”字完好;第五行“重译来王”的“王”字未泐;第六行“栉风沐雨”的“栉”字未损;十五行“光武”之“光”字四周无外框;廿二行“庆与泉流”的“泉”字完好。


    南宋拓本流传较多,较为著名的有大名成氏本翁阁学旧藏宋拓本、端方本、李鸿裔本、四欧堂本、岳雪楼旧藏本、莫云卿本、玉山草堂顾氏本、胜芳王氏本、郭琅弁本、党崇雅藏本、文嘉藏本、罗振玉藏本、小记室旧藏本、王懿荣本、过云楼本等。

 

2.1大名成氏本翁阁学旧藏宋拓本


    此本为大名成氏本,乾隆旧装,后为王文荪所得,由李载园售得以赠翁方纲,1958年归赵冷月,后转归上海博物馆。


    此本前有吴昌硕及翁氏自题签三条,帖内前后有翁氏及刘墉、桂未谷、蒋节、夏镕、李翰文题记及跋尾九十二处,印百一十戳。


    此本“长廊四起”的“四”字稍损,“栉风沐雨”的“栉”字只微损“艮”部钩笔,墨光如漆,字口锋锐,每一展卷惊心动魄,既无拼凑描填之失,又有翁氏详校题记,诚为宋拓精本。此本亦未见出版。

 

2.2端方旧藏本


    此本后有钱大昕、蒋衡、杨守敬、许应曾、朱善旗等人题跋,清季时归端方所有,乃称“端方旧藏本”。其后,经程琦以及裴景福之手,终归日本三井听冰阁。此本,钱大昕定为唐拓,杨守敬定为北宋拓,在“李祺本”被重新发现之前,一直被认为乃传世最早、最精的的拓本。此本八字一行,与李祺本六字一行的剪裱异,行气更佳,且更易于较客观再现原作格式。与李祺本相校,字迹略瘦,泐损更为明显,如“以人纵欲”的“以”字 ;“长廊四起”的“四”字等。


    1920年,商务印书馆曾用珂罗版刊行,但因技术水平所限,该影印本没能做到“原大”,略小。其后日本的二玄社《书迹名品丛刊》No.19和清雅堂版A本,都因袭了商务印书馆影印本的失误;再后来二玄社辑入《中国法书选》才首次作了原大影印。


    浙江古籍出版社亦曾出版,乃翻印二玄社,而指为李祺本,谬矣。纯属掩耳盗铃。吉林摄影出版社、西泠印社亦有翻印。色彩翻造,印记多有增删,亦是掩耳盗铃之举

 


2.3李鸿裔本


    此本因清李鸿裔所藏而得名,现藏日本三井听冰阁。


    此本擦墨拓,拓墨略淡而均匀,行七字,与李祺本、端方本俱异,“栉”字未损,与端方本相校,泐损相近,而笔划略粗,应略早于端方本。


    此本不名于世而绝少出版,二玄社辑入《原色法帖选》,摄影制版印刷亦佳。

 

2.4玉山草堂顾氏本


    1965年为王壮弘所发现,白皮纸,墨色黝黑匀细整洁,字画完好,无配补填描之弊,惜装潢散失,且有蛀损,然与他宋拓本相校,“光”字无外框,字画瘦硬,虽有缺失,仍不失为南宋精拓佳本。

 

2.5四欧堂本


    吴湖帆,富收藏,初,其祖父吴大瀓遗宋拓《虞恭公碑》,娶妻时,岳丈潘伯寅以宋拓《化度寺》、《九成宫》、《皇甫府君碑》等为嫁资,合而为四,遂筑四欧堂,是以为名,现藏上海图书馆。


    此本,南宋拓“栉”字未损本,后有乾隆御览之印,末尾有明万历薛明义一跋,惜多有涂墨及拼补。

 

2.6岳雪楼旧藏本


    此本初为王子展收藏,后转归清季孔广陶 “岳雪楼”。附有汪士铉、翁方纲、吴荣光、何义门等人题跋。王壮弘定为南宋拓本。文字泐损与端方本相近,石碑最下段的文字,剪裱时遗失。此本字划肥阔的程度与李祺本接近,也发现有填墨描补的地方。


    中华书局在解放前出过珂罗版影印本,惜印刷不够清楚。

 

2.7其它


    莫云卿本、胜芳王氏本、郭琅弁本、党崇雅旧藏宋装本、文嘉藏本、罗振玉藏本、小记室旧藏本、王懿荣本、过云楼本等鲜见着录,资料缺乏,谨以此志。


    莫云卿本,后有梁献题跋,艺苑真赏社曾珂罗版印行。


    胜芳王氏本,神州国光社影印,未见。


    郭琅弁本,有正书局影印,未见。


    小记室旧藏本、王懿荣本、过云楼本三本,只知现藏于日本三井听冰阁,其他一概不知。


    王懿荣死后,家道中落,1902年为偿还旧债,长子王汉甫开始陆续出售家藏文物。经反复商谈,6月刘铁云以2000元购得王懿荣旧藏汉印,古钱及瓦当。秋,以福公司股票与王汉甫换宋拓圣教序、九成宫等碑帖六种。


    民国二十年,罗振玉出售碑帖,所藏宋拓九成宫作价一千银元,不知售出与否,亦不知其下落

 

3.翻刻本


    九成宫翻刻者极多,宋时已有。计有榷场本、无锡秦氏本、万历神庙本、长安裴氏本等,北京、山东、扬州等地亦有重刻,不胜枚举。其中以无锡秦氏本最精。


   
比较重要的区别:


    碑上部的大横裂纹也是本碑的特征,是通裂纹,贯穿于全碑24行,是连续的;


    第八行“圣上爱一夫之力”的“爱”字上有石晕二条如虹;


    二十一行“随感变质”的“变”字,字画中有斜擦石损痕;


    “奉敕书”的“奉”字中竖当第二横处之右,微有缺曲而点画又圆润。


    著名的翻刻本出版物有


    光绪间有石印本,题签为“宋拓九成宫醴泉铭”者,实则秦刻本是也;艺苑真赏社亦曾以珂罗版印行。


    艺苑真赏社珂罗版,梁同书、姚姬传跋。


    有正书局影印“翁藏宋拓九成宫”,曾妄称是“海内第一本”“墨拓之皇"。实翻刻本,尾翁跋伪,亦不甚佳。1986年天津古籍书店,1988年北京中国书店仍有影印本。


    有正书局还曾珂罗版印行 《董香光藏唐拓九成宫醴泉铭》 ,亦为翻刻本。舍良拓善本不取,而翻印翻刻本,不知出版者作何打算。

 

    近津门有田氏兄弟,善欧书,摄录视频,传授技法,好评如潮,尝出示家藏旧拓,存字较驸马本多,而字画瘦硬。坊间多有好事者,鼓吹出版。田尝撰欧楷解析,亦有影印数页,逐字与李祺本三井端方本相校,字画瘦硬,多有不合,遂定为翻刻,而不见考据,不知所据何者,记之。

© 2005-2019 艺术品中国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
模板之家
共执行 353 个查询,用时 0.351241 秒,在线 213 人,Gzip 已禁用,占用内存 4.819 MB
Powered by ECShop v2.7.3   Licensed
模板之家